江西分社正文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人事任免

江西銅鼓原公安局長陳云南受賄案宣判 案情披露

2019年11月20日 10:00 來源:中國江西網

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后,江西省查處的第一起公安局長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案件具體案情披露。

記者獲悉,近日,《陳云南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公布,對銅鼓縣原副縣長、公安局局長陳云南受賄案案情進行了披露,陳云南共有12筆受賄事實,共受賄67.565萬元。

“在擔任涉黑犯罪團伙專案調查組組長時,收受首要分子送上的5萬元”、“在被免職后,讓其外甥出面退回5萬元贓款”、“在三起案件偵查工作中,收受錢財”等受賄細節,均屬首次公布。

被免兩個月后,落馬

簡歷顯示,陳云南出生于1965年,早年曾在企業工作。1990年,25歲的陳云南入仕,擔任江西省原宜春市政府(縣級)處理糾紛辦公室干部。一年后,調任原宜春市林業公安分局工作,開始了27年的警界生涯。 2009年,陳云南從宜春市公安局辦公室副主任一職調任市公安局行政服務處處長。根據判決書息披露,這正是陳云南“受賄路”的起點。

據悉,陳云南任宜春市公安局行政服務處處長、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先后四次收受經營爆破業務的漆某為審批民用爆炸物品得到關照所送的現金,每次人民幣2萬元,共計8萬元。其中,有兩次是在其擔任宜春市公安局行政服務處處長崗位上,其余兩次則是在其調任銅鼓縣后。 2016年8月,陳云南由樟樹市公安局政委履新銅鼓縣,擔任銅鼓縣副縣長、公安局長。2018年6月被免職。

未能“平穩著陸”,在陳云南被免兩個月后,靴子落地。2018年8月15日,宜春市紀委監委發布消息:銅鼓縣政府原副縣長、縣公安局原局長陳云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先后三次在案件偵查中收受錢財

根據陳云南被“雙開”通報,陳云南執法犯法,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為他人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方面提供幫助,并收受他人所送錢款;在牽頭偵查涉黑犯罪集團案件中,仍然收受犯罪集團首要分子所送錢款,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案件偵查、項目審批、工程承接、干部選拔任用等事項中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錢款,涉嫌受賄犯罪。

據判決書披露,在擔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三起案件偵查辦理中,陳云南收受了行賄人的錢財。

2017年7月底,被告人陳云南擔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宜春市“新亮點龍蝦店”,收受上海個體戶陳某4為感謝其在處理犯罪嫌疑人郭靖棨涉案問題提供幫助所送的現金人民幣5萬元。

2018年2月初,陳云南在其所住的宜春市“碧桂園”小區地下停車場,收受涉黑犯罪團伙首要成員劉某1為逃避公安機關對其違法犯罪行為的打擊而送的現金人民幣5萬元。

2018年2月6日,陳云南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南昌“萬達鉑爾曼”酒店,收受江蘇省常州市海林稀土有限公司監事潘某1為該公司所涉案件得到關照而送的現金港幣10萬元(折合人民幣8.065萬元)。2018年8月2日,被告人陳云南主動將港幣10萬元上交到宜春市監察委員會。

收受涉黑犯罪集團首要分子5萬元

判決書披露,在這三起案件中,陳云南對于劉某1的錢被認定為逃避公安機關對其違法犯罪行為打擊而收受賄賂的說法有異議。據悉,銅鼓縣公安局于2017年11月28日成立了“11.28”專案組,全稱是劉某1、謝興生等涉惡犯罪團伙專案調查組,時任公安局長陳云南牽頭并擔任組長。銅鼓縣公安局2018年1月至9月對劉某1系列案進行立案偵查,當年7月12日對劉某1等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立案偵查。

根據劉某1的證言,其與陳云南2016年年底相識,認識后有聯系。2018年春節期間,劉某1到陳云南房子所在的地下室,在車里聊了一兩分鐘后,在電梯門口拿出5萬元塞入了陳云南上衣胸部內口袋。

“送錢是因為知道有人反映我的問題,我又確實存在問題,送錢為自己買個‘保險’。”劉某1稱。

對此,辯護人辯護稱,陳云南在收錢之前明確問過劉某1是否涉案,劉某1說沒有,劉某1來送錢的時候說來拜年的,陳云南收錢是基于朋友之間逢年過節的人情往來,沒有明知對方有請托事項。因此,這5萬元不應認定為受賄金額。

法院認為,陳云南在調查期間供述稱,其擔任銅鼓縣公安局“11.28專案組”的組長,接到過市委巡視組關于劉某1違法犯罪線索的交辦函,明知公安機關在調查劉某1,同時還供述劉某1送錢就是希望銅鼓縣公安局在查辦劉某1為首的團伙犯罪案時得到他的關照,可見陳云南收受劉某1的賄賂時是清楚劉某1為了得到關照而送,明知對方有請托事項,應當認定為“為他人謀取利益”,辯護人的上述意見與事實不符,法院不予采納。

被免后,讓外甥出面退回贓款

判決書還披露陳云南在被免職后,讓其外甥出面,退回了收受的5萬元贓款。

在擔任銅鼓縣副縣長期間,陳云南還分管了城市管理、城市創建等工作。2017年11月,陳云南收受了深圳市天明珠市政清潔服務有限公司業務合伙人羅某2的5萬元現金,希望今后其在銅鼓縣承接垃圾處理廠項目能夠得到關照。在被免職后,陳云南通過其外甥將5萬元退還給了羅某2。

此外,記者梳理發現,陳云南在擔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方面提供幫助,先后多次在辦公室收受該局民警現金,共計6.5萬元。

辯護人希望適用緩刑,法院未支持

記者注意到,在庭審中,辯護人提出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量刑,并適用緩刑,對此法院未予支持。陳云南則當庭表示上訴。

辯護人認為,陳云南在留置期間主動供述監察機關未掌握的罪行,系自首,留置后退還了全部贓款,有認罪、悔罪表現,且系初犯,希望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量刑,并適用緩刑。

對此,上高縣人民法院認為,陳云南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錢款折合人民幣67.565萬元,數額巨大,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構成受賄罪,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陳云南到案后如實供述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罪行,系自首,依法減輕處罰;其主動退繳全部贓款,可酌情從輕處罰。

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陳云南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零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二、被告人陳云南上交的港幣10萬元、人民幣39.5萬元由扣押機關沒收并上繳國庫。

據悉,陳云南當庭表示上訴。

具體犯罪事實如下:

(一)2018年2月初,陳云南在其所住的宜春市“碧桂園”小區地下停車場,收受涉黑犯罪團伙首要成員劉某1為逃避公安機關對其違法犯罪行為的打擊而送的現金人民幣5萬元。

(二)2010年2月至2018年2月,被告人陳云南任宜春市公安局行政服務處處長、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先后分別于2010年2月、2014年上半年、2016年9月、2018年2月四次收受經營爆破業務的漆某為審批民用爆炸物品得到關照所送的現金,每次人民幣2萬元,共計8萬元。

(三)2018年2月6日,被告人陳云南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南昌“萬達鉑爾曼”酒店,收受江蘇省常州市海林稀土有限公司監事潘某1為該公司所涉案件得到關照而送的現金港幣10萬元(折合人民幣8.065萬元)。2018年8月2日,被告人陳云南主動將港幣10萬元上交到宜春市監察委員會。

(四)2017年3月、6月,被告人陳云南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宜春“天天漁港”建材市場店停車場內,先后兩次收受宜春市匯美實業有限公司業務員楊麗為承接銅鼓縣公安局辦公家具采購項目,通過陳某2所送的現金人民幣共計15萬元。2018年5月2日,被告人陳云南通過陳某2將15萬元退還給宜春市匯美實業有限公司。

(五)2016年10月至2018年春節前,被告人陳云南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分別于2016年10月、2017年春節前、2017年6月、2018年春節前,先后四次收受基建老板羅某1為結算銅鼓縣公安局業務技術用房工程款和承接銅鼓縣公安局業務技術用房室外園林景觀工程項目上得到關照所送的現金,共計人民幣11萬元。

(六)2017年11月,被告人陳云南任銅鼓縣政府副縣長期間,在宜春市博能賓館旁的停車場收受深圳市天明珠市政清潔服務有限公司業務合伙人羅某2為今后其在銅鼓縣承接垃圾處理廠項目得到關照所送現金人民幣5萬元。2018年6月,被告人陳云南通過其外甥晏某2將該筆5萬元退還給羅某2。

(七)2017年7月底,被告人陳云南擔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宜春市“新亮點龍蝦店”,收受上海個體戶陳某4為感謝其在處理犯罪嫌疑人郭靖棨涉案問題提供幫助所送的現金人民幣5萬元。

(八)2017年7月至2018年年初,被告人陳云南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先后分別于2017年7月、2018年春節前,在其銅鼓縣公安局辦公室和宜春市公安局宿舍內,分兩次收受江西友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范某為該公司今后承接銅鼓縣公安局“雪亮工程”視頻監控系統業務上得到關照所送的現金,共計人民幣2萬元。

(九)2017年年底,被告人陳云南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銅鼓縣皇庭大酒店一房間內,收受江西建新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楊某為結算警務督察平臺項目款和參與“雪亮工程”招投標方面得到關照所送現金人民幣2萬元。

(十)2017年5月,陳云南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銅鼓縣公安局老辦公樓自己的辦公室,收受該局民警陳某5為感謝陳云南在職務提拔中得到的關照所送的現金人民幣2萬元。

(十一)2017年10月,被告人陳云南在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在銅鼓縣公安局老辦公樓自己辦公室,收受該局民警鄧某為職務提拔中得到關照所送的現金人民幣2萬元。

(十二)2016年年底至2018年年初,被告人陳云南任銅鼓縣公安局局長期間,先后分別于2017年初、2018年初兩次收受該局民警戴某為職務提拔中得到關照所送的現金共計人民幣2.5萬元。

責任編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彩票中奖秘籍100%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