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分社正文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曝光臺

生產基地何以終成物流倉庫 江西富潤家具被指未批先建

2019年10月30日 17:32 來源:江西日報-新法制報

2012年,中國知名家具企業“皇朝家私”以底價競拍得到南昌縣向塘鎮300畝工業用地,用于建設華中地區生產基地,計劃年產值將高達12億元左右。

豈料2015年,沒等到該項目建設完成,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皇朝家私子公司)便將廠房租賃給楊學良(丁坊村村民),楊學良再將廠房轉租給其他單位作為倉庫。此后,“華中生產基地”成為了一個物流“大倉庫”。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已經不再建設華中生產基地,2018年,在未批先建的情況下,該公司再行建設一棟近萬平方米的“床墊配件物流倉庫”廠房。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企業未按用地協議建設又該當何責?

“華中生產基地”變身“物流倉庫”

4月16日,本報03版法報視點以《男子投資600萬改造園區 合同未到期被清場》為題,報道了承租方——江西遠程物流有限公司投資600萬元改造“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物流園區”及相關道路基礎工程,卻因為出租方(楊學良)一份《催收函》打破了平靜的現狀。

緊隨其后的一系列遭遇,遠程公司在合同履行期被清除出場,隨后失去了重要合作客戶,還惹上了官司,遣散了大部分員工,停止了公司大部分業務,公司瀕臨破產的邊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年9月3日,《問政江西》一則網帖爆料引發關注,內容稱“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物流園區”實為“皇朝家私華中地區生產基地”,并質疑該企業并未按政府要求建設生產基地,擅自更改規劃,違章搭建近萬平方米廠房對外出租牟利。

事情是否如此?

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9月27日,在第五屆中博會江西省重大項目簽約儀式上,皇朝家私集團與向塘開發區簽訂了投資合同,征地約300畝,建設板式家具系列產品生產基地。2010年10月29日,皇朝家私集團成立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當時的經營范圍為“家具的生產、加工、銷售”。

2012年6月,南昌縣國土資源南昌土地交易中心對該宗土地進行了掛牌出讓。在南昌縣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網上掛牌出讓公告(贛國土資源網交地[2012]AJ006號)上,公示了該宗土地面積為300畝,競拍起始價9.9萬元/畝。

最終,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以底價9.9萬元/畝的單價,土地總價2970萬元競得該土地。該宗土地位于南昌縣向塘鎮向西大道以南、工業大道以西的地塊(屬向塘鎮丁坊村地域范圍),將用于建設華中地區生產基地。

與此同時,皇朝家私集團與向塘鎮(開發區)簽訂了相關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要求該企業按照合同要求,開發、利用、經營土地。

關于此次在南昌縣投資,皇朝家私集團首席執行官馬明輝此前接受媒體專訪時稱,新建的生產基地預期將分兩期完工。第一期將用作興建生產板式家俬、沙發及床墊的生產線,計劃年產值將高達12億元左右。    

不僅如此,隨著華中地區生產基地的投入運營,將為南昌縣保稅收、保就業作出巨大貢獻。

在萬眾期待中,該項目于2013年下半年正式開工建設,2015年底建設完成。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沒等到該項目建設完成,富潤家具便將廠房租賃給楊學良(丁坊村村民),楊學良再將廠房轉租給其他單位作為倉庫。

至此,皇朝家私“華中生產基地”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個物流“大倉庫”。

家具市場萎縮而改建成倉庫?

企業承諾建設“華中生產基地”,為何突然變卦?

為了解相關情況,新法制報記者來到位于南昌縣向塘鎮向西大道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江西富潤物流有限公司)辦公大樓。記者亮明身份后,試圖采訪公司有關負責人,一位自稱羅姓工作人員回應稱,公司有關負責人朱總外出了。當記者提出可否聯系下朱總,約個具體時間采訪時,羅姓工作人員一邊拒絕聯系,一邊關上大門不讓記者離開。

無奈之下,記者只得撥打110,最終才得脫身。

“市場行情不好,就沒有建了。”對此,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負責人謝總電話回應稱。他告訴記者,有關公司經營方面的問題,他不便作出解答。

謝先生還稱,公司并無工作人員在江西,所有經營及業務早已交給楊學良管理。當記者追問為何租賃廠房給楊學良等問題時,謝先生回復稱,他對媒體無可奉告。

電話采訪中,楊學良則一再表示,他與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解除了租賃合同,退出了園區經營,整個園區與其已沒有任何關系了。

面對兩個完全矛盾的回復,到底誰的說法更可信?

在廠區內,租戶京東公司的有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與楊學良簽訂了租賃協議,租金按月交給楊學良本人;租戶優速快遞江西轉運中心的有關工作人員也告訴記者:“房子是租楊學良那里的。”

與此同時,該園區幾位保安向記者透露,從表面上看,富潤物流園是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在開發運營,而該園區實際掌控人是楊學良,“我們工資都是他按月發放的。

據了解,楊學良是原丁坊村村支部書記楊月標(注:2019年9月因土地、違章搭建等問題被免職)的親弟弟。

接受新法制報記者采訪時,南昌縣向塘(開發區)鎮商務局局長李云翔表示,近年來,家具市場萎縮,皇朝家私公司連年虧損,是其未按合同建設生產基地的主要原因。對于如何按照《合同》處理涉事企業,政府部門很為難。

2016年4月,中國經營報以《皇朝家私連虧4年后何去何從?》為題,報道了該公司2012年——2015年連續四年的虧損情況。2014年3月,皇朝家私天津工廠正式投產。2014年7月,皇朝家私天津工廠停產,沒有生產過一件高端實木家具。

與天津工廠類似,坐落于南昌的“華中生產基地”未投產,即變身成為物流倉庫。

2018年為何再建床墊配件倉庫?

記者了解到,2018年,江西富潤家具有限公司再次在廠區內建設了一幢近萬平方米廠房,被外界質疑為“南昌縣史上最大!廠區藏萬平方米違建為何拆不了?”

這到底誰建設的?富潤家具謝總稱,這是公司投資建設的,手續齊全。

然而,在一份民事判決書(2019贛0121民初1878號)中,楊學良則稱,他為富潤家具墊資新建了廠房、辦公樓,富潤家具授權他使用廠房沖抵工程款。

對此,向塘(開發區)鎮人民政府官方回復稱,皇朝家私江西生產基地建設項目規劃方案于2013年9月經縣規委會辦公室會簽通過,并在2013年10月辦理了《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被指“違章搭建的近萬平米廠房”為廠區規劃的床墊配件物流倉庫。

在南昌縣城鄉規劃建設局(現為南昌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該局有關負責人調出了“皇朝家私江西生產基地建設項目規劃總平面圖”及相關原始檔案,顯

示出該廠房為“生產廢料堆放場、原材料堆場、停車場等”,而不是廠區規劃的床墊配件物流倉庫。2018年建設的該棟廠房不是2013年9月經縣規委會辦公室批復的建設項目規劃方案,需要重新走規劃報建手續。

既然已經不再建設華中生產基地,為何還要以床墊配件物流倉庫的名義申請變更規劃?向塘開發區城鄉建設局工作人員萬杰稱,他對此事不清楚。

向塘(開發區)鎮綜合執法局局長陳志堅則向記者提供了一本《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證明該棟廠房并非違章建筑。記者注意到,該《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發證時間為2019年2月21日。

而事實上,該棟廠房于2018年已建成,屬于未批先建。

在了解相關情況后,南昌縣自然資源局幸主任介紹稱,如果未批先建屬實,那首先要對該公司進行處罰,再要求其補辦《規劃許可證》及《施工許可證》等相關手續。

采訪中,南昌縣及向塘有關部門僅提供了該棟廠房《規劃許可證》,記者并未見到其他手續。

違反用地協議政府可無償收回

對此,江西法報律師事務所肖文軍認為,依據《城鎮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和轉讓暫行條例》的有關規定,土地使用權出讓是指國家以土地所有者的身份將土

地使用權在一定年限內讓與土地使用者,并由土地使用者向國家支付土地使用權出讓金的行為。土地使用權出讓應當簽訂出讓合同,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應由市、縣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門(以下簡稱出讓方)與土地使用者簽訂。土地使用權出讓的地塊、用途、年限和其他條件,由市、縣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門會同城市規劃和建設管理部門、房產管理部門共同擬定方案。

肖文軍稱,依據上述《條例》第17條規定,土地使用者應當按照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的規定和城市規劃的要求,開發、利用、經營土地。未按合同規定的期限和條件開發、利用土地的,市、縣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門應當予以糾正,并根據情節可以給予警告、罰款直至無償收回土地使用權的處罰。

而對于該公司未批先建再行建設一棟廠房,肖文軍認為,依據《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四條規定,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責令停止建設;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對規劃實施的影響的,限期改正,處建設工程造價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無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響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沒收實物或者違法收入,可以并處建設工程造價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 

“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沒有驗收該廠房。”至于是否對該公司進行了處罰,萬杰稱,他不是很清楚。

對于此事的進展,本報將繼續關注。(首席記者 付強)

責任編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彩票中奖秘籍100%中